亲朋棋牌赌博被抓 秋收起义总指挥牺牲,毛主席长叹:还我德铭!给3个师也不换

2020-01-11 08:56:32 2853次浏览

导读:   好在起义的总指挥卢德铭在与毛主席深入交流后,对毛主席佩服得五体投地,几乎言听计从。这要是起义军余部贸然前往,后果不堪设想。毛主席闻讯后,怒斥指挥失职的苏先俊,并仰天长叹:“还我德铭!给我3个师也不换!”没有卢德铭的压制,旧军官对毛主席的态度发生了明显变化。不过,毛主席并不在意。对于人员去留问题,毛主席宣布不能靠强迫,请各人自便。

亲朋棋牌赌博被抓 秋收起义总指挥牺牲,毛主席长叹:还我德铭!给3个师也不换

亲朋棋牌赌博被抓,作者:忘情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众所周知,秋收起义失败后,毛主席在三湾主持了对队伍的改编工作,并率领这股革命火种上了井冈山。这句话说来轻描淡写,个中艰难程度却让很多人难以想像。

毛主席当年受委派,以特派员的身份前往长沙,领导秋收起义。8月18日,他在长沙市郊的沈家大屋召开的会议上,旗帜鲜明地表示要彻底划清界限,不能像南昌起义那样,仍然借用其它名义,而要以我党的名义公开号召群众。起义部队也不能再沿袭旧军队的番号,必须改称工农革命军。

这是一个非常符合广大革命群众期盼的正确主张。但是,毛主席在这次会议上虽被选为前敌委员会书记,但他对这支由原第2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安源工人纠察队、矿警队、萍乡浏阳农民自卫军,以及收缩的土匪武装邱国轩部组成的起义力量既不熟悉,更谈不上有效掌控。好在起义的总指挥卢德铭在与毛主席深入交流后,对毛主席佩服得五体投地,几乎言听计从。

上级攻打长沙的决策,不出意外地失败了。收编的土匪武装立即反水,在起义军背后插了一刀。好在毛主席见形势不利,立即以前委书记的名义改变原定计划,让起义军余部迅速向浏阳文家市集结。9月19日晚上,毛主席在文家市召开前敌委员会会议,决定让仅剩1500人的起义军余部撤离湘东,进入江西境内,沿罗霄山脉向南转移,以保存革命力量。

这个非常现实的决定,当时遭到很多旧军官的反对。虽然威望颇高的卢德铭坚定支持毛主席的主张,压制住了军官们的不满情绪,但这些人口服心不服,以后的工作就越来越难做了。

军情紧急,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通这些旧军官的工作,毛主席将工作重点放在了给广大基层战士讲通道理上。9月20日凌晨,他在文家市里仁学校操场上对起义军官兵发表了一场著名演讲。演讲具体内容大家都耳熟能详,笔者就不再赘述了。这个深入浅出的演讲,直叫大字不识几个的基层战士听得豁然开朗。

毛主席原计划准备让部队经萍乡转移到莲花县。不过,鉴于强敌正从四面八方围过来,部队开拔前,毛主席为谨慎起见,派特务连连长朱建胜、特务连负责政治工作的罗荣桓换上便衣,先行出发侦察。

好在毛主席未雨绸缪。朱建胜、罗荣桓侦察发现,萍乡的车站和街道都住满了敌军。这要是起义军余部贸然前往,后果不堪设想。获悉这一新的敌情后,毛主席果然决定部队改变行军路线,折向东南,目标依旧是莲花县。

9月22日,起义军余部在芦溪宿营。第二天一早出发时,尾追而来的敌军利用晨雾对殿后的第3团实施偷袭。时任工农革命军第1师师长的余洒度和3团团长苏先俊,误将同样穿着国民革命军军服的敌军当成自己人,结果导致部队受到严重损失。正在前卫1团靠前指挥的卢德铭闻讯,立即率部折回,并亲自带1个连抢占高地阻击敌军。战斗中,卢德铭不幸右胸中弹,光荣牺牲。毛主席闻讯后,怒斥指挥失职的苏先俊,并仰天长叹:“还我德铭!给我3个师也不换!”

【卢德铭(1905-1927)】

卢德铭的牺牲,对起义军余部的士气是一个沉重打击。加之长途跋涉,疟疾流行,部队掉队、开小差的人与日俱增。没有卢德铭的压制,旧军官对毛主席的态度发生了明显变化。

不过,毛主席并不在意。他换上短衫草鞋,和士兵一起行军,边走边做大家的思想工作,坚定大家继续革命的信念。哪怕是脚磨破了,他也咬着牙继续步履蹒跚地走,坚决不肯骑马坐轿,还和士气一起吃大锅饭,拒绝生活特殊化。这和那些黄埔出身的旧军官“三金五皮”(金牙、金笔、金戒指,皮鞋、皮挎包、皮武装带、皮手套、皮鞭),顿顿“四菜一汤”形成了鲜明对比。出身贫苦的基层战士看在眼里,打心眼里对这位看似文弱书生的毛委员敬佩有嘉。

行军途中,毛主席收到了江西省委的信,获悉宁冈县有党的武装。这更加坚定了毛主席率部走向罗霄山脉的信心。部队到莲花县后,他发现城里只有1个战斗力很弱的靖卫团,便指挥部队攻下了莲花县城。

此时,起义军余部已不足千人,师长余洒度背着毛主席把各级军官召来开会,想“另谋出路”。毛主席获悉后,立即以前委书记的身份制止了旧军官的异动,并坚持把部队拉到了永新县的三湾村。

后来著名的三湾村,处在几个县的交界处,是个商贸往来之地。虽常住人口仅50余户人家,但村里人开的杂货店却不少。不过,当9月29日起义军余部开到这里时,不明就里的当地百姓都跑到山上躲“兵祸”去了。罗荣桓奉毛主席命令,带着特务连冲着四周的山头喊了半天话,好不容易才劝下来几位老人。老人们回村一看,发现这支衣衫褴褛的队伍说话和气,秋毫无犯,和其他军队大不一样,于是便喊回了一众避难的乡亲。

在三湾村,毛主席决心将他在一路上酝酿的一个重大决定付诸实施:将当兵吃粮的雇佣性质的旧军队,改造成一支为理想而战,为人民解放而战的新型军队。这就是彪炳青史的“三湾改编”。

“三湾改编”将仅剩600余人却有700余条枪的起义军余部,缩编成1个团,下辖2个营,团部直属特务连、辎重队、卫生队、编余军官队。鉴于前师长余洒度和前3团长苏先俊已对革命前途完全丧失信心,会议决定只保留他俩人的前委委员职务,团长一职由黄埔一期生陈浩担任。

对于人员去留问题,毛主席宣布不能靠强迫,请各人自便。愿意走的发给5元钱作路费欢送,日后愿意回来,依旧欢迎,但前提是绝对不能拉队伍、带武器走,绝对不允许分散军队。

“三湾改编”的核心,是将支部建立在连上,班排设立党小组,营团建立党委;连队设立党代表,部队由党的前敌委员会指挥。一切重大决定,必须由党组织集体讨论决定。此外,还废除了军官特权,成立士兵委员会,由民主选举产生。军官也可以参加选举和被选举,但在士兵委员会中的名额不能超过三分之一。士兵委员会参与部队行政和经济管理,并有监督军官、批评军官的权利。

这个委员会,在新型人民队伍创建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却招致了旧军官的极大不满。虽然经过三湾改编,毛主席开始真正掌握住了起义军余部。心怀不满的旧军官们没法拉队伍搞兵变了,但却埋下了日后他们出走、叛逃,甚至图谋打毛主席黑枪的种子。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兵说欢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