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娱乐上线 巴黎圣母院大火,100000中国人在狂欢:你拍手叫好的样子,真丢人

2020-01-11 13:33:00 115次浏览

导读:   来源/易简读书这些为巴黎圣母院着火拍手叫好的人,没资格来哀悼圆明园4月15日晚18时50分,法国塞纳河畔。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塔楼起火,教堂尖顶在大火中倒塌,历经1260年的玫瑰花窗在滚滚浓烟中化为废墟。但更令我痛心与惋惜的,是巴黎圣母院大火后,一群国人在留言区的评论。此时,巴黎圣母院182岁。见证了近两百年的时局动荡,巴黎圣母院的存在显得更为珍贵。现在,我证实,发生了一次偷窃,有两名窃贼。

奇迹娱乐上线 巴黎圣母院大火,100000中国人在狂欢:你拍手叫好的样子,真丢人

奇迹娱乐上线,来源/易简读书(id:yijiandushu)

这些为巴黎圣母院着火拍手叫好的人,没资格来哀悼圆明园

4月15日晚18时50分,法国塞纳河畔。

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塔楼起火,教堂尖顶在大火中倒塌,历经1260年的玫瑰花窗在滚滚浓烟中化为废墟。

无数法国人在塞纳河边跪下,望着腾升的火苗,唱起了哀婉的圣歌。

我不是法国人,但我读过法国作家雨果写得《巴黎圣母院》。我没有去过法国,但我对雨果笔下那个瑰丽无比的世界遗迹充满了向往。

不光是巴黎圣母院,我对于世界上所有上了年纪的文物建筑,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仰和尊重。

因为,每一件古老的文物,每一栋古老的建筑,都记载了一个时代最重要的成果。

雨果说过:人、艺术家、个人在这些建筑物上并没有留下自己的姓名,而人类的智慧却在那里凝聚,集中起来。时间就是建筑,而人民就是泥瓦匠。

这些文物与建筑对于研究人类历史文明的演进,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所以,我对这次巴黎圣母院的遭遇,感到无比的痛心与惋惜。

但更令我痛心与惋惜的,是巴黎圣母院大火后,一群国人在留言区的评论。

一条条幸灾乐祸的评论,看得我目瞪口呆:

类似这样的评论还有很多。

其实我能理解,为何国人在巴黎圣母院被焚烧之时,想到了一百多年前那场焚烧圆明园的大火。

因为圆明园之殇,确实是我中华子民之痛。那场大火,烧掉了我们许多珍贵的文物,也烧掉了我们的自尊与骄傲。

而且这两件事,确实有其共同点:

① 焚烧的都是世界级的文化建筑。

② 焚烧的都是标志着两国人民历史文化的结晶。

但我不能理解,为何巴黎圣母院的焚烧,竟然让一些“爱国主义人士”也能出了一口恶气?

我也不能理解,为何巴黎圣母院的焚烧,竟然让很多人有“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之感?

当然,我也想不到——

巴黎圣母院的焚烧,竟然烧出了一堆三观不正的圣母婊和爱国婊。

为何我这么说,让我们一步步来分析。

先从巴黎圣母院的历史说起——

巴黎圣母院建于1163年。

时间往回追溯,那一年,中国还在遥远的南宋。岳飞刚被平反,辛弃疾刚做官,朱熹告诉宋孝宗“大学之道在乎格物以致其知”,辽仁宗于此年驾崩。

与朝代更迭的中国历史不同,巴黎圣母院像一尊爬得慢悠悠的蜗牛,建了很久。

1345年,这座瑰丽的建筑才竣工。此时,巴黎圣母院182岁。

同时代的中国,一下来到了元朝末年。朱元璋刚做上和尚,想出外混碗饭吃。距离明朝的建立还有23年,距离郑和下西洋的时间还有60年。

此时的法国也不太平——“百年战争”刚爆发不久,法国大片土地被英国侵占。法王被俘,后法国人民进行反侵略战争,这场战争直到1453年才结束。

见证了近两百年的时局动荡,巴黎圣母院的存在显得更为珍贵。但此时它的知名度还无法晓谕全球。

直到1831年,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以巴黎圣母院为背景,写了一部旷世惊人的小说《巴黎圣母院》。

在小说中,雨果用了整整一章,来描写巴黎圣母院的美:

“首先要数圣母院的正面,那是建筑史上少有的璀璨篇章。那三道尖顶拱门,雕刻着二十八座列王雕像神龛的锯齿状束带层,巨大的花瓣格子窗户在正中,两侧有两扇如同助祭和副助祭站在祭师两旁的侧窗,以及用秀气的小圆柱支撑着厚重平台的又高又削的梅花拱廊,还有两座巍然屹立的钟楼,石板的前檐,上下共六大层,都是那雄伟壮丽整体中的和谐部分。”

尽管小说的主题并不是赞颂巴黎圣母院有多美,而是为了揭露宗教的虚伪,并反映雨果的人道主义精神,但巴黎圣母院还是红了。

它的美丽、神秘与悠久的历史,让世界各国的人都对它充满了向往。

此时的中国,已经由元末明初进入了清朝末期。1831年,咸丰皇帝刚刚出生,中国的圆明园刚好122岁,巴黎圣母院668岁。

它们各在东西一方遥遥相望。

只是,圆明园并不知道,29年后,它的浩劫将至。

1860年,英法联军进北京,对圆明园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掠劫。

雨果闻此,愤怒地写了一封长信给法军上尉——

致巴特勒:

有一天,两个来自欧洲的强盗闯进了圆明园。

一个强盗洗劫财物,另一个强盗在放火。似乎得胜之后,便可以动手行窃了。

他们对圆明园进行了大规模的劫掠,赃物由两个胜利者均分。

我们把欧洲所有大教堂的财宝加在一起,也许还抵不上东方这座了不起的富丽堂皇的博物馆。

那儿不仅仅有艺术珍品,还有大堆的金银制品。丰功伟绩!收获巨大!

两个胜利者,一个塞满了腰包,这是看得见的,另一个装满了箱箧。他们手挽手,笑嘻嘻地回到欧洲。这就是这两个强盗的故事。

我们欧洲人是文明人,中国人在我们眼中是野蛮人。这就是文明对野蛮所干的事情。

将受到历史制裁的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不过,我要抗议,感谢您给了我这样一个抗议的机会。治人者的罪行不是治于人者的过错;政府有时会是强盗,而人民永远也不会是强盗。

法兰西吞下了这次胜利的一半赃物,今天,帝国居然还天真地以为自己就是真正的物主,把圆明园富丽堂皇的破烂拿来展出。我希望有朝一日,解放了的干干净净的法兰西会把这份战利品归还给被掠夺的中国,那才是真正的物主。

现在,我证实,发生了一次偷窃,有两名窃贼。

先生,以上就是我对远征中国的全部赞誉。

维克多·雨果

1861年11月25日于高城居

那时候还是帝国主义盛行的年代,雨果尚且有这样的认知。一百多年过去了,现在的国人,怎么比一百多年前的人还狭隘呢?

我不大懂。

我只知道,我虽然为圆明园感到无比痛心,但我仍然知道,800多岁的巴黎圣母院是无辜的,不是它的存在才导致了圆明园的毁灭,烧圆明园的法国人也不是现在的法国人干的!

终其原因,圆明园被销毁,只是因为当时我们国家的软弱与渺小。

因果因果,因和果都未论清楚,有些人却只急着匆匆下结论。殊不知,命运的车轮已辘辘驶近,再怎么多想已是无益,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重新扭转时间的因果。

而国人的逻辑却将圆明园的销毁强行栽到了现在的法国人头上——法国人当时烧圆明园烧得很开心,所以这次巴黎圣母院着火,我们不应该惋惜,应该开心。

我为这种因果不分的强盗逻辑,感到悲哀。

所以,此次的“巴黎圣母院”被烧一事,像一面照妖镜,照出了国人参差不齐的素质。

有三类人,蹦跶的最欢快:

第一类人,见到火烧巴黎圣母院,提笔写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第二类人,见到其他人为巴黎圣母院感到惋惜,遂而大骂,骂惋惜者是卖国贼,骂惋惜者忘却了国耻。

第三类人,见到其他人不为巴黎圣母院伤心,以圣母婊的姿态高高在上,一定要大家难受至极,这样才对得起被烧毁的圣母院。

从这三类人身上,我感觉到了部分国人隐藏在心底的狭隘与黑暗。就像自媒体作家雷斯林说的:

“到底是多狠心的人,才能看到这样巍峨壮丽的历史遗产,在熊熊大火中高塔倾倒,还能幸灾乐祸的说”烧得真好“。

电影《爱在日落黄昏时》

但庆幸的是,在我的朋友们中,仍有一部分人保持着理智。

我一位朋友说得好:

“巴黎圣母院被烧毁,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人,无法做到与法国人感同身受。但作为一个有同理心的中国人,我对巴黎圣母院感到惋惜,因为这件事让我想起了圆明园被烧毁的事,那是国人永远之殇。

它们同为世界级别的建筑瑰宝,本应一同见证时代的更迭。文物之所以能成为文物,是因为它的不可再复制。”

正所谓,我们是中国人,但前提,我们应该做个人——

即,我们应该有做人的理智与同理心!

写这篇文章,我想告诉大家什么?

① 我们确实应该记住圆明园。因为圆明园的消逝告诉我们,国弱则任人欺。如果不想再看到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的祖国必须强大,人民必须团结,才能更好的保护我们国家的一切。

② 对于巴黎圣母院被烧一事,我们联想到火烧圆明园是正常的。但若以“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而论之,只会显得我们狭隘而无知。

因为,如果同态复仇也是现代文明的一部分,那些叫嚣有朝一日“东京大屠杀”的战争贩子岂不是比军人和外交官更爱国?如果烧掉一个巴黎圣母院就能让你平息怒火,那踏平红场、陷落白宫、拆毁法隆寺、炸掉茨温格尔宫是不是就能让俄罗斯、美国、日本、德国诸国对中国在历史上的犯下的罪行一笔勾销?

③ 对于未对巴黎圣母院表现出惋惜的人,我们也不应该用圣母婊的言论去道德绑架他们,要求他们一定要哭哭啼啼才能对得起被烧掉的圣母院。每个人对事物的感知程度不同,正如鲁迅所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巴黎圣母院被烧毁,有的人感到惋惜,有的人感触不深,他们都没有错,我们不必相互指责。

但我反对,以爱国婊的口吻来掩饰内心的狭隘,以故意伤害对方来达到自己黑暗的目的, 以颠倒因果的方式来宣判事情的结论,以乌合之众的姿态面对类似这样的事情:

“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乌合之众》居斯塔夫·勒庞

当年的英法联军之所以丑恶,那是因为他们以事不关己为趣,以破坏毁灭为乐,因此才敢对他国文明的毁灭,毫无怜惜,疯狂破坏。

他们拥有一个肮脏的灵魂。高尚和丑恶都摆在我们前面,有良知的人都知道该往哪走。

因此,这些为巴黎圣母院着火拍手叫好的人,没资格来哀悼圆明园。

他们和当年英法入侵者的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差了一个犯罪的机会。

醒醒吧。复仇就意味着战争,侵略就没有和平。为复仇摇旗的人不配享受美好的艺术品给全人类带来的福祉。

正如一位网友说得好:

我希望足够磊落、自信、勇敢、正义的中国人有一天在面对国外的一切艺术杰作时能有这样的气度和胸襟——

“你们的艺术品很棒,中国的艺术品也同样杰出。在历史上,你们侵略过我们,但眼前的这些作品共同联结起我们对美好未来的无限向往。

今天我们面对先人留下的这些杰作,化敌为友,是为了给我们的孩子们召唤更加美好的未来。我爱你们国家的人民,我更爱我的祖国和人民。希望你们多到中国去看看,去长城、故宫、圆明园、颐和园看看,去了解这些建筑杰作背后不容忘却的历史。

昨日不远,来日可期。作为世界公民的一份子,作为中国人的一份子,我为眼前你们的艺术杰作感到骄傲,更为我是中国人感到无上光荣。”

与诸位共勉。

*作者:瑞士球,原名刘晟,易简读书主笔。文笔温暖而有深度,单篇文章全网阅读量突破千万的自媒体人。关注易简读书(id:yijiandushu),用阅读对抗无趣。

推荐阅读(点击标题查看):

1.陈志朋家遭纵火,万人叫好:我一生未害人,为何这样?

2.露腿、挨打、扭屁股、整容…30万童模正沦为父母摇钱树

3.半年睡了200个女孩,混入中国的洋外教到底有多黑?

4.“我,12岁,卖淫1716小时”

5.可怕的“中国式”审美,正在毁掉三代人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