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人民政协曙光初照,各界人士定下开国大计

2019-11-15 17:35:28 2447次浏览

导读:   9月20日,参加过同盟会的工商界代表包达三收到了9月21日新政协会议在怀仁堂开幕的邀请信和代表席次表。新政协通过议案的来龙去脉1949年7月,国内各大报纸连续刊登了新政协筹备委员会发出的征集国旗、国徽

周恩来巧妙地安排了CPPCC代表的席位

1948年4月30日,新华社在城南庄播放了毛泽东起草的23条“五一纪念标语”。其中之一是“所有民主党派、所有人民组织和所有社会精英迅速举行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和召开人民代表大会,组成民主联合政府。”

组织和筹备新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的重要任务之一,是把香港、上海等地和海外的民主人士安全地同解放区联系起来。为此,在周恩来的领导下,中国共产党港澳办成立了一家专门从事交通运输的合资公司。参与新CPPCC的旅程充满风险。许多人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冲破了国民党军队的重重封锁,甚至绕道朝鲜来到东北解放区。商人鲍达三也从香港航行到大陆。

八达三收到会议桌和会议通知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在从西柏坡到北平的路上做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去西苑机场会见民主党人。随着形势的发展,原来在东北解放区的民主派纷纷南下,集中在北平,准备参加新的政治协商会议。

九月中旬,上海学生组织联合会主席陈震和他的父亲陈思生作为新CPPCC的代表坐火车去了北平。代表们住在北京饭店、六国饭店和翠明村。周恩来接见上海代表时认出了陈钟真。最初,1946年,上海各界人士去南京参加和平请愿。陈震等人在下关车站被国民党特工打伤。周恩来曾经去医院看望伤员。

毛主席和CPPCC代表(右一陈钟真)

乔峰拍摄的新CPPCC代表陈震·钟(93岁)

9月19日,毛泽东邀请湖南的程潜等民主人士参观天坛。毛泽东说:“这些天来,你们一直在努力讨论如何召开这次会议,如何拜访亲友。会议开幕后,将会出现更大的紧张局势。”就在这一天,中共中央执行委员杨洁买了一张去北平的机票,但他在香港的住所被国民党特务暗杀了。新CPPCC分配给杨洁代表的席位55只能在会议期间空着。

9月20日,参加联盟会的工商界代表收到了9月21日怀仁会馆新一届CPPCC会议开幕式的邀请函和代表名单。巴尔达,坐三,432。

鲍达三的家人一直小心翼翼地保留着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的代表名单。从这张代表席位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林曲波和董吴彼分别获得1、3、5、7和9个席位,朱德、聂荣臻、吕正操、李涛和傅钟分别获得2、4、6、8和10个席位。

代表名单上有所有正式代表和候补代表的座位号。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野战军代表团团长分别是贺龙、刘伯承、苏羽和罗荣桓。林彪、邓小平和其他将军没有被列入CPPCC的出席名单,因为他们仍在指挥中国南方和西南前线的行动。

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有15名代表:沈雁冰、周扬、郑振铎、丁玲、田汉、小三、柯钟平、赵树理、杨汉生、巴金、徐悲鸿、蔡楚生、史东山、胡风、马思聪。

上海人民团体有九名代表:刘晓、朱俊新、吴克健、冯雪峰、唐桂芬、沈铁兰、罗张树、邝艳芳、陈钟真。陈钟真坐492。还有一些上海知名人士参加了民主党、工商界、文艺界联合会等部门的CPPCC会议。《解放日报》的云一群作为全国记者协会筹备委员会的代表,获得602个席位。

最初,人们使用“社会贤人”一词。郭沫若指出,旧社会的“社会精英”给人的印象是,他们大多是封建幸存者和买办,代表着旧势力,不应再用这个词。新CPPCC筹备委员会采纳了这一提议,列出了“无党派民主人士”部分,郭沫若占有131个席位。

周恩来、李韩伟、林曲波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小组在代表性和排名上花了很多时间。代表名单分为五类----政党、地区、部队、组织和特邀嘉宾。宋庆龄以130个席位作为特邀嘉宾的团长。最大的代表是92岁的沙振兵,最小的代表是学生会成员严富民和台湾团员田达夫,他们都只有21岁。该席位原定于9月15日,但已被修改,最终在9月20日得到确认。会场共安排了692个座位。

部分奇数座位图

部分偶数座位图

会议席位

泄露会议地点是泄密吗?

9月21日,人民日报记者庄莉走进CPPCC会议的第一排,见证了这一划时代的伟大时刻。毛主席在开幕词中说:“占人类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

记者庄莉愉快地撰写了新CPPCC的第一份时事通讯,“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然而,有人发现了漏洞,这让庄莉非常紧张。

《人民日报》宣布CPPCC开播新闻

原来,记者庄莉在第一篇特写中提到了会议的讲话:“大家团结起来,并肩作战,这就保证了新中国成立的人民仪式将在怀仁厅举行,封建皇帝和蒋介石家族的宫殿将变成人民议会厅。”"新华门是新刷的,亮红色,两边有八面红旗。"出人意料的是,负责会议宣传的宣传部门专员向会议宣传部门负责人正式投诉。他认为庄莉写怀仁堂是一个严重的漏洞,并建议:“值得考虑庄莉是否适合参与这样的报道。”

那时,北平还有许多隐藏的特务没有消灭,大陆还有一些地区没有解放。国民党空军不时侵入中国北部进行侦察。因此,有些人担心,如果报道揭露怀仁堂和新华门的会址,会导致国民党飞机轰炸。

庄莉告诉欢香:“我认为这根本不会是泄密。召开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件好事。没有必要保密。当时,只有北平的怀仁厅才能举行成千上万人的会议,这是众所周知的,北平最好的汽车每天进出新华门。新华门也有一面大横幅和毛主席画像。这里的人们都很开心。我在特写中写了关于新华门怀仁厅的事。我认为没有什么错。如果我不在新闻上写它,我认为这是一个缺陷。我们应该尽一切可能扩大CPPCC的影响。”

因此,环祥赞同庄莉的意见,并表示,“今后要注意加强保密意识”。

记者庄莉挽救了这一天,并在新华门继续采访。他看到还有一个军乐队进入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会场。最初的组织是国民党罗历戎部的第三军军乐队,是在清丰甸战役中解放出来的。他们在会上演奏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

新CPPCC法案的原因和影响

1949年7月,国内主要报纸刊登了新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委员会发布的一系列呼吁悬挂国旗、国徽和国歌的通知。朱德、郭沫若和陈嘉庚还积极贡献了2992件国旗设计。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热烈讨论了申请国旗的设计。三个更受大家欢迎的投票方案通常是红底代表革命,黄星代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黄带代表黄河和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当时,人们把红色背景、黄色星星和黄色条纹的图案作为首选方案。

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址

然而,尽管一些代表是少数,他们坚决反对这个计划。张治中代表的意见更具代表性:“红色背景代表革命,黄色星星代表共产党的领导。这个主意很好,但是中间应该加一条黄色的带子。如果这被理解为把国家和革命一分为二,那就太糟糕了。”

这时,田汉推荐上海曾宋濂设计五星红旗。然而,最初的红星里面有一把镰刀和锤子,很像苏联的国旗,它早就被淘汰了。

经过讨论,摘下镰刀和锤子的五星红旗被选为国旗图案。

当人们听到五星红旗已经成为国旗的消息时,前门的老商店瑞池乡布庄排成了长龙,店里的红布很快就卖完了。

还有一场关于北京首都的辩论。江西省人民政府主席邵世平给CPPCC发了一封匿名信。信中提到了三个地方,Xi、重庆或成都。作者用了20或30张纸来陈述他的理由。事实上,当时重庆还没有解放。

然而,大多数代表同意建立北京,并将其改名为北京。原因是北平位于华北老区。它的人民是强大的,它靠近东北重工业区。工业发展便利,文物集中,交通便利。作为一个现代大国的首都,它有各种各样的条件。

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通过了“纪念各国国旗和国歌年”的决议,并指定“志愿者进行曲”为国歌。

此前,6月15日,在中南海秦征厅举行的新CPPCC会议第一次筹备会议讨论了国徽问题。毛泽东说:“建设一个繁荣、强大、有价值的人民民主共和国。”也有代表主张将其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每个代表都陈述了一些理由。

张奚若代表主张将其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和国”表示国家制度。“人民”是指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因此,每个人都觉得这个定义清晰、简洁和全面,更合理和更可接受。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历史上的第一个提案是李姬神、郭沫若、沈钧儒、李李三等人的联合提案,“请以大会的名义向联合国发出紧急电报,否认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代表”。全体代表一致通过,并提交中央人民政府实施。

所有参加CPPCC的女性代表都提议用军鞋和肉类来安慰解放军。这是因为人民解放军要追击国民党军队。他们不知道要走多少路,穿多少鞋。让我们动员每个人为他们做更多。

总统选举少了一票。

1949年9月30日下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和政府成员。当天会议的执行主席是刘少奇,李李三负责投票和审查投票。

主席团指定上海代表陈钟真为监票人。他记得讲台旁边总共有九个投票箱。投票前,执行主席将逐一检查锁。胡耀邦也相对年轻,也是监票人之一。

下午4点20分,毛泽东小心翼翼地填好了他的票,并把它放进了第三个投票箱。然后,代表们一个接一个地投票。

监票人清点选票。一项工作是清点投票箱。另一项工作是计算投票后出席的代表人数。那天有576名代表出席。有效票数是576票。没有人放弃开具发票,也没有无效票。然而,花了很长时间才揭示结果。中间发生了什么?

9月30日下午表决后,根据会议议程,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体代表和首都各界代表前往天安门广场南端参加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仪式。

下午6点,天色渐暗,毛泽东为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定了基础。这是今天确定9月30日为烈士日的重要基础。

奠基后,代表们回到怀仁堂。从下午4点投票结束到晚上宣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的选举工作人员非常忙。有些人发现毛泽东输了一票!

验票小组的老同志们回忆说,当所有的票都收齐后,经过仔细的清点,毛主席被发现失去了一票。每个人都不相信。他们认为这一定是一次全面投票。他们又数了一遍,即575票。每个人都感到非常抱歉,所以他们问周恩来并提出了两个意见,一个是重新投票,另一个是不宣布投票。周恩来向毛泽东报告了这两种观点。毛泽东说:“人们既可以支持毛泽东,也可以反对毛泽东,既不重新投票也不掩盖此事。”

投票于下午7: 30宣布。选举结果是,毛泽东以576票和575票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姬神、张兰和高康担任副主席。这时,观众起立鼓掌,“东方红”的音乐响起。

1949年9月30日CPPCC会议选出的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

一个人很高兴听到湖南湘潭同胞毛泽东成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他选了两块拳头大小的鸡血石,为毛泽东刻了两枚印章:一枚刻有“毛泽东”,另一枚刻有“滋润它”。这个人是画家齐白石。

奠基仪式公告和照片的神秘

1949年10月1日上午,人们兴奋地从北京的四面八方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早上10点,天安门广场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人们一直在问毛主席什么时候去天安门广场,什么时候开始建国仪式。

下午2点55分,第一届政府的所有领导人都乘车来到天安门门楼下。毛主席和他的党踏上通往天安门门的100步台阶,一步一步走向历史的辉煌。

毛主席转动甘昆的手,按下升起五星红旗的电开关。毛主席看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忍不住喊道:“冉冉升起!”

毛主席宣读中央人民政府的公告后,有人竟然首先拿走了公告的重要手稿!

毛主席在建国典礼上

新华社记者李普只是想在建国仪式结束后直接从毛主席那里得到这份手稿。如果毛主席和民主党派的同志握手,被中央安全局包围,他就不能得到吗?所以他试着站出来,站在贺龙和陈毅面前。一天结束时,他分三步两步走到毛主席面前,直接从毛主席手里接过公告。

另一个细节是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站得很近。为了捕捉更多的人和更大的场景,摄影师侯波拉开相机,她走到塔上的白色大理石栏杆边,向后靠了靠。朱先生很善良,担心她会摔倒,所以他下来抓住侯波:“不要摔倒。”所以照片里没有朱老板。

10月1日下午4点,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步兵、炮兵、装甲车和坦克在强大的军乐队的陪同下,陆续穿过天安门广场。这时,其中一辆坦克抛锚了,后面的坦克把它推过了广场。

隆隆声从天空传来,人民空军飞机飞过天安门广场。这个新成立的飞行编队,为了防止敌机的攻击,有一些战士携带弹药准备战斗。记者博胜坐在俯瞰天安门广场的飞机上。

晚上,游行队伍中的许多人举着火把和灯笼走向天安门大门。还活着的陈钟真回忆说,当时他还年轻,只有23岁,精力充沛。他去广场参加狂欢。他的父亲陈思生和他的老朋友马旭伦、鲍达三和刘晓表达了他们的感情和回忆,直到第二天黎明。

(编者:许云乾。本文中的照片由作者提供或拍摄。图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新华门。

总编辑:吴斌文本编辑:许云乾

河北快三投注 安徽快3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 广西快3 云南11选5投注